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风云人物 >> 正文

尊贵的陈阿娇为何败给婢女出身的卫子夫

2018-09-14 09:50  来源:搜狐  作者:写乎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阿娇如获至宝,按楚服教的制作了小布人,写上卫子夫名字,日夜用针刺扎这个可恶的卫子夫。

  结果没有咒死卫子夫,被邀赏的宫女告发。武帝不由勃然大怒,汉宫中严禁巫术,而且武帝正宠爱着卫子夫,早就想废了陈皇后阿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这下抓到把柄,下旨以巫蛊罪废掉阿娇,收回皇后玺绶,罢居长门宫。

  长门宫远离皇宫,是发落犯罪宫女与妃嫔的地方。

  肝肠寸断的阿娇,整日以泪洗面,咀嚼着如血的残阳。她一百个一万个不甘心,她的母亲长公主刘嫖也不甘心。阿娇想起汉武帝喜欢赋,尤其喜欢当时文学大家司马相如的赋。如今司马相如很得武帝赏识,就用重金聘请司马相如写下了千古绝唱《长门赋》呈给武帝,武帝读了这篇赋,嗟叹不已,十分欣赏司马相如的才情与文笔,但赋中的弃妇丝毫没有让武帝怜惜。

  等待之中的阿娇,宫院的草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望穿秋眼的她,心彻底死了,在孤寂的黄昏里,走完了自己凄凉的残生。

  可以说女人美丽,对于男人而言是挡不住的诱惑,然而岁月无情,多少天生的丽质,脸蛋都会被岁月抽出伤痕,唯有灵魂的美丽,才称得上绝代风华,不被时光剥蚀。

  三、金屋的反思

  惋惜阿娇的美丽,感慨阿娇的显赫,或许一切的一切都是多余的。陈阿娇就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后妃悲剧的一个缩影。她少女的青春,曾经迷倒年少的汉武帝,但当汉武帝“曾经沧海”,阿娇已经不是那“水”了。追寻陈阿娇的踪迹,空留下“金屋藏娇”的典故,岁岁年年有人造“金屋”,藏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娇娃,到头来枉断肠。

  女人,唯有“看过名画的眼,嗅过书香的鼻,吟过唐诗的嘴”,才会滋养生命秀慧之根,不被“金屋”所惑,享受精致生活,永葆傲人风采,不会成为男人的殉葬品。

  一个心机婊流行的年代,多少尊重自我污染,多少灵魂自我扭曲。

  千金谁买相如赋?金屋日日有新娘。

  诗文已经不在风雅,呈倒贴行情,自己花钱外搭上“诗文”买名,这斯扫地而无文了。金屋越建越多,无论人造娇娃也好,天然娇娘也好,体验着金屋里的心跳,贩卖着青春饭,今天的娇艳欲滴,都会成为昨日黄花。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