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剧谭 >> 正文

潘金莲向西门庆提条件很多人不自觉地用

2018-07-03 09:40  来源:搜狐网  作者:祥说近代史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潘金莲骂西门庆时一句话就用了三个狗

  骂詈语作为语言中的一种特殊现象,虽不洁不雅,但却直接反映了人们的喜怒哀乐和价值形态,为我们更好的揭示语言与社会,语言与文化的关系提供了充分的反面资料。通常人们大多选择自己深恶痛绝或反感的动物来做骂名,但也有很多常见动物的陋性恶习被指骂。今天,就简单举几个例子。

  1、狗

  在中国人的文化观念中,狗既有忠实于主人的美德,又有仗势欺人的奴才根性。

  于是,后一种特色几乎是骂詈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如:恶狗、疯狗、野狗、贱狗、死狗、癫皮狗、哈巴狗、走狗、狗男女……等等,花样百出,真是蔚为壮观。

  中国现代文豪鲁迅有一名文,题目便曰《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便可证之。

  言语交际中其他古今之例更不胜其数,如:

  “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入。”(《晏子春秋》)

  “小心内忘其亲,上忘其君,则是人,曾狗之不若也。”(《荀子·荣辱》)

  “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啮齿戴发的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伤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羞耻,为此等的勾当。”(《金瓶梅》)

  “你这天杀的狗才,好一条母狗你看入了眼,来家里东想西想,就把那骚狗看成狐狸精一般勾魂摄魄哩。”潘金莲暗恨西门庆。(《金瓶梅》)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