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剧谭 >> 正文

武则天临死前,为何将江山还给李家?

2018-06-13 07:44  来源:搜狐网  作者:飘逸的红裙子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薛怀义名为和尚,实是武则天的御用男宠。他受宠后,专横跋扈,先前混迹民间而形成的市井流氓习气,因为暴得富贵不得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昭彰,成了京城一害。“出入乘御马,宦者十馀人侍从,士民遇之者皆奔避,有近之者,辄挝其首流血,委之而去,任其生死。见道士则极意殴之,乃髡其发而去。朝贵皆匍匐礼谒,武承嗣、武三思皆执僮仆之礼以事之,为之执辔,怀义视之若无人。多聚无赖少年,度为僧,纵横犯法,人莫敢言。右台御史冯思勖屡以法绳之,怀义遇思勖于途,令从者殴之,几死”(《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就连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武三思都对他毕恭毕敬,争着为其执鞭牵马,身如奴仆,卑躬屈膝。并且他竟将多次弹劾他的右台御史冯思勖打成重伤,武则天也没有半句指责他的话。由此可见,这个大和尚在武则天心目中的位置,是何等重要。但薛怀义的神气也撞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

  垂拱二年,他与左相苏良嗣相遇,却仗着他是武则天的男宠,傲慢作态,不肯依例行礼。苏良嗣勃然大怒,命侍从把这个他早就看不顺眼的薛怀义给揪过来,然后亲自上阵,左右开弓,一连扇了他几十个耳光。打得他口鼻流血,嗷嗷乱叫。薛怀义吃了大亏,岂肯干休?带着一脸伤痕跑到武则天那里来了个现场告状。大诉委屈,并且挑拨离间说:“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呐,苏良嗣这老儿分明是故意冒犯陛下,有谋逆之心。”武则天毕竟是一代英明女主,她区别得很清楚,男宠就是男宠,是自身的私事;而宰相却是国家的梁柱,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不能因私损公。因而她对薛怀义说:“只有宰相才能走的通道,你怎能随便出入呢!你以后只要不走那条路,就没事了。”

  自薛怀义被苏良嗣痛殴之后,武则天觉得要给男宠一定的官职爵位,不然多少有些被大臣们看不起。于是她便称薛怀义懂建筑,“有巧思”,就让他入宫主持修建“明堂”,打算等“明堂”建成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为他加官晋爵了。诏书一下,立刻就有御史王求礼上书,连说不可。他说:非宦官不得长住宫中,陛下若要让薛怀义入宫,那就要先阉割了他,以净宫闱,以保“宫女的贞节”。奏章递上,武则天读罢,大笑不止,连说:此老儿甚天真,所奏荒唐得可爱,也迂腐得可爱,岂不知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啊!明堂,是儒家的礼制建筑,是帝王举行祭祀、朝会、庆赏、选士等隆礼庆典的场所。自从隋文帝起一直到唐高宗时代,都有心兴建明堂,但最终都群议汹汹,议而不决,没有建成。武则天则力排众议,很快让北门学士们拿出了兴建明堂的方案。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