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剧谭 >> 正文

和尚爱上名妓,求而不得酿成命案

2018-05-16 09:26  来源:搜狐网  作者:小白兔日记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一

  张伯驹(1898年3月14日—1982年2月26日),原名张家骐,字家骐,号丛碧,别号游春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项城人。

  一看到河南项城,你想到了谁?自然是袁大总统。而张伯驹家,与袁世凯是姻亲。其父,是袁世凯大哥的妻弟。凭借着这层关系,张家与袁家休戚相关。在袁家没落之后,张伯驹养了袁克定(袁世凯之长子)整整十年。

 

  张伯驹的一生收藏之事业,与其父密切相关。并不是受其父的影响,而是其父留下的万贯家财,让他有了搞收藏之资本。

  张镇芳(1863—1933),清光绪进士。历任天津道、长芦盐运使、湖南提法使、署理直隶总督等职。民国成立后,任河南都督兼民政长。1914年调回北京。次年支持袁世凯复辟帝制,与朱启钤等同被列为“七凶”。袁死后参与张勋复辟,任内阁议政大臣、度支部尚书,复辟失败后被捕。1918年获释,在天津任盐业银行董事、董事长。

  这里边,最肥的缺是哪一个?总督、民政长?都不是,而是盐运史。自古以来,盐铁专营,意味着国家垄断。谁能当上盐运史,那意味着黄金万两滚滚来。而张镇芳,也是在这里“积攒下”了万贯家财,并且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盐银行。

  张伯驹本不是张镇芳之子,而是其侄子。因张镇芳无子,遂过继而来。张镇芳将张伯驹视若己出,遍请名师,对其寄予厚望。如此,成就了一代“琴棋书画,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