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三寸金莲背后的性秘密

2018-04-13 21:20  来源:搜狐网  作者:清风明月逍遥客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反对缠足更为透辟的是李汝珍,他在小说《镜花缘》中,以“反诸其身”的办法,借了林之洋被女儿国选作王妃的事,使男子也尝尝女子缠足的痛苦,作者借吴之和的口气,明确主张道:

  吾闻尊处向有妇女缠足之说,始缠之时其女百般痛苦,抚足哀号,甚至皮腐肉败,鲜血淋漓。当此之际,夜不成寐,食不下咽,种种疾病,由此而生,小子以为此女或有不肖,其母不忍置之于死,故以此法置之;谁知系为美观而没,若不如此,即不为美,试问鼻大者削之使小,额大者削之使平,人必谓为残废之人,何以两足残缺,步履艰难,却又为差?即如西子、王嫱,皆绝世佳人,彼时又何尝将其两足削去一半?况细推其由,与造淫具何异?此圣人之所必诛,贤者之所不取,惟世之君子,尽绝其习,此风自可惭息。

  在这一番话及《镜花缘》的其它论述中,男女平等观、健床的审美观以及对女子缠足的批判,确实是入木三分,这是当时进步的思想潮流的反映。

  在清朝后期,反对女子缠足不仅是一种理论宣传,而且成为一种革命的群众动力。太平天国建立后,在禁止蓄养奴婢,取消娼妓的同时,也禁止女子缠足,到了清未实行维新变法的时候,一些维新志士便明确掀起了“不缠足”运动。一些进步的知识分子以此为突破口,掀起了倡导妇女开化,实现妇女解放的热朝。他们到处宣传男女平等、主张女子要摆脱封建束缚而自立,提倡天足、放足,认为“放的是文明,缠的是野蛮。”

  梁启超在《变法通议》中指出:

  ……不宁惟是,被乃毁人肢体,溃人血肉,一以人为残废,一以人为刑戮,以快其一己之耳目玩好,而安知有字?而安能使人从事于学?是故缠足一日不变,则女学一日不立。

  光绪九年(1883),康有为在广东南海联合开明乡绅谔良首创《不裹足会草例》,倡议女子不缠足。两年后,康有为和其弟康广仁在广州再度提倡女子不缠足。成立“粤中不缠足会”,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从19世纪末到20世初,上海、广东、湖南、福建、湖北、浙江、北京、天津等地创办了不缠足会(或称戒缠足会、天足会,放足会,卫足会)。湖南的不缠足会是由黄遵宪、梁启超、谭嗣同等人发起的,入会的人很多。光绪十三年(1887)七月,梁启超、谭嗣同,汪康年,康广仁等又发起成立全国性的不缠足会,总会设于上海,各州、县、市、集设分会。总会订有章程,规定入会者所生的女儿不得缠足,已缠足的如在八岁以下一律放足,所生儿子不得娶缠足之女。他们还到处散发自己编印的《戒缠足歌》,鞋铺也增加了新的营业项目,如长沙有家李复泰开的鞋铺就贴出广告云:“定做不缠足云头方式鞋。”杭州的放足会则是妇女自己组织的,发起人是高白叔的夫人和孙叔仪、顾啸梅、胡畹畦等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她们在西湖开会提倡放足,演说三个小时,会后合影留念。当时到会的有八十余人,其中已放足的有十余人,当场表示愿放的有三十余人,将来不愿女儿缠足的有二三十人,不缠足会成为戊戌变法期间争女权、倡导妇女解放的重要团体,它影响深远,一直影响到建立民国以后。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