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军林秘史 >> 正文

冷战胜利与西方文明自我的毁灭

2017-09-25 11:56  来源:来源于网络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西方敌人苏联的解体与西方自我的破灭,其实是一个哲学化的“敌我”互生问题,需要一种哲学范畴的答案。

  首先,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我们”?需要搞清楚才行。我们常常说“敌我敌我”,何谓“敌我”?

  若是没有敌人,就谈不上“我们”?同样,如果真的存在想象中的“我们”,那么必然会有“敌人”至少潜在“敌人”的存在。“敌人”是一个相对于“我们”的概念,“我们”亦是如此。这实际上意味着,当“敌人”不存在后,“我们”也就不存在了。

  就如同:没有了苏联,没有了纳粹德国,没有了肉眼可见的真正强敌,亨廷顿所言之“我们是谁?”(Who are we?)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困惑和风险。这足以威胁一个国家甚至文明的根本认同,并酿成不可预料之灾祸。同样,强敌迦太基一旦彻底灭亡,罗马人就会自相残杀,格拉古兄弟、马略、苏拉、庞培、凯撒、屋大维应运而生,直至罗马共和的终结。

  从这个意义上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有一个可控的敌人,要比没有敌人或者有一个不可控的敌人要好。因此,极限胜利下强敌的灰飞烟灭并不意味着永久的和平,而是“自我”崩溃的前提。这是一个很有趣但真实存在的政治逻辑。

  “吾先君之亟战也有故,秦狄齐楚皆强,不尽力,子孙将弱,今三强服矣,敌楚而已,唯圣人能外内无患。自非圣人,外宁必有内忧。盍释楚以爲外惧乎。”

  ——范文子谏晋公言,《左传》成公十六年,不久晋国陷入内乱,直至分崩离析 “仆射山涛退而告人曰:自非圣人,外宁必有内忧,今释吴为外惧,岂非算乎!” ——西晋大臣谏阻晋武帝南伐东吴,言论虽谬,但亦有其理,《资治通鉴》八十卷晋纪,十数年后,八王之乱直至五胡乱华比如:假若资产阶级被消灭殆尽了,那么无产阶级的认同就会消失;在今天的西方,我们同样可以看到,伊斯兰极端主义越强大,他的真正敌人极右翼民族主义就会越昌隆。即“敌人”如果越清晰,“我们”就会越明显,“敌人”如果越模糊,“我们”就会走向瓦解。

  苏联的解体,实际上也带来了西方自我的迷茫(图源:VCG)

        有一个成语叫“养寇自重”,实际上也是这个意思。

  对于聪明的将帅来说,他必然能够意识到,保留匪患的存在,就是保住自己权力的基础。项羽若是不死,韩信必然依旧是汉王的股肱之臣;永历帝的南明朝廷若是没被剿灭,三藩也就谈不上撤除;太平天国如果依然屹立,曾国藩总督江南五省的天大权力何至于被剥夺?

  所以,崇祯的大将左良玉心领神会地放跑了巨寇张献忠,奉旨剿叛的总理大臣袁世凯把真心剿灭辛亥革命军的冯国璋换成磨洋工的段祺瑞。为什么?因为,敌我是互生的,官匪是互依的。只有问题存在下去,那个能够解决问题的家伙才有可能拥有更大的权力。说得再通俗点就是:如果医学彻底征服了疾病,那么医生就会灭亡;如果没有小偷了,锁匠就会饿死。

  极限的胜利,破坏了“敌我互生”的规律,将会带来自我毁灭的风险。今天的西方文明,就面临着这种困境。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