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剧谭 >> 正文

姜子牙成为丞相后为何要杀了此人?

2017-12-07 11:00  来源:小刘侃封神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水龙木易承天命,方得江山归一定。

  五六年来又不祥,此时天下又纷争。

  木下男儿火年起,一扫烟尘木易已。

  高祖世界百馀年,虽见干戈不伤体。

  子继孙承三百春,又遭离乱似瓜分。

  五十年来二三往,不真不假乱为君。

  金猪此木为皇帝,未经十载遭更易。

  肖郎走出在金猴,稳稳清平传几世。

  一汴二杭事不巧,却被胡人通占了。

  三百年来棉木终,三闾海内去潜踪。

  一兀为君八十载,淮南忽见红光起。

  八双牛来力量大,日月同行照天下。

  土猴一兀自消除,四海衣冠新彩画。

  三百年来事不顺,虎头带土何须问。

  十八孩儿跳出来,苍生方得苏危困。

  相继春秋二百馀,五湖云扰又风颠。

  人丁口取江南地,京国重新又一迁。

  两分疆界各保守,更得相安一百九。

  那时走出草田来,手执金龙步玉阶。

  清平海内中华定,南北同归一统排。

  谁知不许乾坤久,一百年来天上口。

  木边一兔走将来,自在为君不动手。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