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剧谭 >> 正文

靠谱的贾政为何会宠爱赵姨娘呢?

2017-11-09 10:46  来源:趣历史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三、贾宝玉与平儿的第一次

  平儿首次出现是在第六回,她是“凤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既是“通房”,那就是贾琏的小妾了。按说作为贾琏的堂弟,贾宝玉不该对平儿有何“念想”。但是,实际情况是,不久,贾宝玉跟平儿之间也确是无戏可谈。贾宝玉这种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既然对自己的侄媳秦可卿都有“念想”,如何就不能记挂着平儿。而实际上平儿就是他的堂嫂。到了第四十四回,结论出来了,原来此前宝玉是没有机会。《红楼梦》第四十四回,贾琏正与鲍二家的偷腥时,被凤姐发现了。凤姐发泼不但打了鲍二家的,还打了无辜的平儿。同时,平儿也遭到贾琏的踢骂。贾琏发起酒疯,持剑追杀凤姐。凤姐跑去老祖宗房里求救,平儿则被李纨拉入了大观园。这无疑给了贾宝玉第一个亲近平儿的机会。宝玉便让了平儿到怡红院中来,宝玉忙劝道:“好姐姐,别伤心,我替他两个赔个不是罢。”平儿笑道:“与你什么相干?”宝玉笑道:“我们弟兄姐妹都一样。他们得罪了人,我替他赔个不是,也是应该的。”又道:“可惜这新衣裳也沾了。这里有你花妹妹的衣裳,何不换下来,拿些个烧酒喷了熨一熨,把头也另梳一梳。”一面说,一面吩咐了小丫头子们:“舀洗脸水,烧熨斗来。”

 

  平儿素昔只闻人说,宝玉专能和女孩们接交。宝玉素日因平儿是贾琏的爱妾,又是凤姐儿的心腹,故不肯和他厮近,因不能尽心,也常为恨事。平儿如今见他这般,心中也暗暗的:“果然话不虚传,色色想的周到。”又见袭人特特的开了箱子,拿出两件不大穿的衣裳,忙来洗了脸。宝玉一旁笑劝道:“姐姐还该擦上些脂粉,不然倒像是和凤姐姐赌气的似的。况且又是他的好日子,而且老太太又打发了人来安慰你。”平儿听了有理,便去找粉,只不见粉。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磁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儿,拈了一根递与平儿。又笑说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对上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扑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不像别的粉涩滞。然后看见胭脂,也不是一张,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面盛着一盒,如玫瑰膏子一样。宝玉笑道:“铺子里卖的胭脂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配了花露蒸成的。只要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唇上足够了,用一点水化开,抹在手心里,就够拍脸的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宝玉又将盆内开的一支并蒂秋蕙用竹剪刀铰下来,替他簪在鬓上。忽见李纨打发丫头来唤他,方忙忙的去了。贾宝玉因自来从不曾在平儿前尽过心,且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拙蠢物,深以为恨。今日是金钏儿生日,故一日不乐。不想后来闹出这件事来,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也算今生意中不想之乐,因歪在床上,心内怡然自得。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也就薄命的很了。想到此间,便又伤感起来。复又起身,见方才的衣裳上喷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叠好;见他的绢子忘了去,上面犹有泪痕,又搁在盆中洗了晾上。又喜又悲,闷了一回……。平儿的受屈,给了宝玉一个亲近机会,使他得以在平儿身上满足自己的“意淫”。他不仅给平儿找出紫茉莉花胭脂粉饰面装,而且还帮着平儿在头上插“并蒂秋蕙”。更惊人的是,他竟亲自劳动,完成了清洁平儿衣物的洗、晾、熨、叠全过程。除了帮黛玉持锄葬花,宝玉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劳动,实在是难得一见。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