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剧谭 >> 正文

靠谱的贾政为何会宠爱赵姨娘呢?

2017-11-09 10:46  来源:趣历史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一、贾宝玉与鸳鸯的第一次

  由于是贾母身边的大丫环,鸳鸯在丫环中的地位勿庸置疑。但不知何故,鸳鸯的在书中却出现得很晚,即便是第二十回,也只是出现一次鸳鸯的名字。《红楼梦》中最早出现的丫环的名字是雪雁,其次是鹦哥,即紫娟,接下来是袭人,她们的名字是在第三回就出现了。至于鸳鸯的正式登场,竟是在第二十四回。那也是贾宝玉在书中与鸳鸯的第一次碰面。当时,贾宝玉因被袭人找回房去,只见鸳鸯歪在床上看袭人的针线呢,见宝玉来了,便说道:“你往那里去了?老太太等着你呢,叫你过那边请大老爷的安去。还不快去换了衣裳走呢!”袭人便进房去取衣服。宝玉坐在床沿上褪了鞋,等靴子穿的工夫,回头见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坎肩儿,下面露着玉色绸,大红绣鞋,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围着紫绸绢子。宝玉便把脸凑在脖项上,闻那香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以下。便猴上身去,涎着脸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一面说,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鸳鸯便叫道:“袭人你出来瞧瞧!你跟他一辈子,也不劝劝他,还是这么着。”袭人抱了衣裳出来,向宝玉道:“左劝也不改,右劝也不改,你到底是怎么着?你再这么着,这个地方儿可也就难住了。”一边说,一边催他穿衣裳,同鸳鸯往前面来。贾宝玉“猴上身去,”“扭股糖似的粘在”鸳鸯身上,要吃她嘴上的胭脂,而且几乎是当着袭人的面,可见宝玉和鸳鸯两小无猜和曾经的嬉皮玩闹程度。鸳鸯叫袭人快来,显然是求助,像曾经历过的一样,她还是不乐意自己嘴上的胭脂给宝玉吃。应该说,她是个中规中矩的女孩子。

 

  二、贾宝玉与袭人的第一次

  袭人与贾宝玉的关系是众所周知了。她的名字首次在书中出现,是在第三回。林黛玉到了荣国府,贾母将自己身边的丫环“名唤鹦哥的与了黛玉”,并安排黛玉住在自己屋内。当下王嬷嬷与鹦哥,即紫娟陪侍黛玉在碧纱厨内,宝玉乳母李嬷嬷并大丫头名唤袭人的陪侍在外面大床上。说起来,虽然贾宝玉的贴身丫环有八个,但是,袭人是他最贴身的丫环,可以说就是“通房大丫头”。到了第五回,袭人一登场,便跟贾宝玉有了性关系。第五回说到贾宝玉在梦中与可卿云雨之后,他们携手出外游玩,却路遇迷津,黑溪阻路,旋即就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宝玉不怕,我们在这里呢!”接下来第六回一开篇,就是“贾宝玉初试云雨情”了,与谁“初试”?正是袭人!袭人,姓花,原名珍珠,先是老祖宗贾母之婢。“贾母因溺爱宝玉,恐宝玉之婢不中使,素日珍珠心地善良,遂与了宝玉”。宝玉知其姓花,便从陆游诗句“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竹识新晴”中,取“花袭人”三字作她之姓名。袭人是具有鲜明的奴才性格的人,忠于主人是决不打折扣的,“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伏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袭人是一个美人坯子,姿容“似桂如兰”,性格“温柔和顺”,但十分工于心计。她曾是贾母的婢女,其身份地位是非常独特的,又被贾母赏赐给了宝玉,她“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那么将来成为宝玉的姨娘是无疑的了。

  在《红楼梦》第六回,宝玉因小睡在秦可卿房里,梦游太虚幻境,被警幻仙子“秘授以云雨之事”,“未免有儿女之事”,造成了青年男子所常有的梦遗。“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沾湿……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但在回到怡红院后,趁着其他丫头不在,袭人非常利索地寻出衬裤给宝玉换上了,然后忍不住“含羞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哪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便毫无隐瞒地把“梦中之事”,以及“警幻所授云雨之情”一一告之袭人,“羞得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与宝玉偷试了一回”。袭人之所以非常爽快地同意和宝玉发生性关系,是有她的想法的:第一,她自认为迟早是宝玉的人,“不为越礼”;第二,因为与宝玉有了性关系后,对于宝玉来说毕竟是一种情感上的牵制与诱惑,“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是一个老幼皆知的道理。袭人以肉体的代价,来初步达到对宝玉的控制,虽小试牛刀,确是大获全胜。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