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史海钩沉 >> 正文

杨玉环投入唐明皇怀抱并不是心甘情愿?

2017-11-15 10:23  来源:趣历史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白居易在他的《长恨歌》撒了个弥天大谎:“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众所周知,《长恨歌》是写杨玉环的,而杨玉环明明是被唐明皇从他的儿子寿王李瑁的床上抢来的,却怎么成了“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了呢?对此,我们今人不能对古人过多地指责,白居易当时所处的时代,他大概不得不为贵者讳,故意掩盖了唐明皇扒灰乱伦的丑行。

  那么,杨玉环从寿王妃变身杨贵妃,从风华正茂的丈夫李瑁身边投到年过半百的公公的怀抱,她甘心情愿吗?也许杨玉环起初离开寿王李瑁进宫时,心中可能有些不情愿。但是,杨玉环后来的也并非像息夫人那样整天愁眉苦脸、哭哭啼啼。作为唐代的女子,杨玉环不必像《红楼梦》中的秦可卿一样整天背着精神上的包袱,因为在唐代,对于“乱伦”这等事并不是太在乎。而且,当时的唐玄宗李隆基,也不是有些人想像中的糟老头子,五十多岁的他还是相当有魅力的。

  说起唐明皇李隆基,年轻时就是个俊美英武的美少年,现在虽然老了,但 “身体呗棒,吃嘛嘛香”,浑身上下依然充满活力。唐朝皇帝多数都五十来岁就要挂,而李隆基一直活到七十多岁,和他儿子唐肃宗差不多一块上路去阴间,可见身体不是一般地好。而且,唐明皇多才多艺,他酷爱音乐、舞蹈等艺术,曾广纳乐工、优伶等数百人,像李龟年、雷海青、黄幡绰、公孙大娘、李仙鹤等当时知名的“艺术家”都聚在他身边,可谓是星光灿烂。李隆基本人的音乐素养也极高,甚至远高于某些专业的乐工,《新唐书·礼乐志》载:“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散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正之。”他居然能指正乐工们的错误,水平决不会太低。着名乐师李龟年以善击羯鼓闻名天下,他曾夸口说:“臣苦练技艺,单是鼓杖,我就打折了五十只。”玄宗听了哂笑道:“这算什么?我把鼓杖打折了三柜。”所以,同样喜欢音律、歌舞的杨玉环,肯定也会为玄宗的风采所倾倒。有人在网上咨询过一些美眉,她们都表示让自己选的话,玄宗的吸引力要大于嘴上没毛的寿王李瑁。并觉得李隆基的魅力恐怕丝毫不弱于电影《偷天陷井》中虽年过花甲却依然风度翩翩的肖恩·康纳利。当然,比起这些来,更能打动杨玉环之心的是那出格的娇宠和随之而来的泼天富贵。一国之君的李隆基,以大唐的雄厚国力来满足一个小女人的虚荣心,简直是绰绰有余。一时间“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杨玉环有姐三人,皆有才貌,李隆基都毫不吝啬地封为“国夫人”之号:大姨封韩国夫人;三姨封虢国夫人;八姨封秦国夫人。这姐妹仨随意出入禁宫,势倾天下,据说连玄宗妹妹玉真公主都要给她们让座位。当然,据说唐玄宗和这姐妹几个也有非同一般的关系,也是,唐玄宗既然儿媳妇都敢抢,泡上这几个大小姨子更是不在话下。对此,晚唐诗人张祜曾写诗讽刺道:“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峨眉朝至尊。”

  杨家这时自然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杨玉环的父亲杨玄琰,被封为一品太尉、齐国公;母亲封凉国夫人;叔叔玄珪封光禄卿。堂兄杨銛、杨锜等都做大官,杨钊后来当上了宰相。杨家人的府第修得富丽堂皇,耗资千万,修成后,如果发现别人家有比自己的宅院更阔气的,马上毁了重新再盖,一定要强过其他人的才罢休。虢国夫人因为和皇帝有一腿,更是骄横,谁家房子好,抢过来就住,倒是更省事。正如后来元稹《连昌宫词》中所写的:“平明大驾发行宫,万人歌舞涂路中。百官队仗避岐薛,杨氏诸姨车斗风。”当时杨家的威风可着实非同一般,据说有一次,正月十五元宵之夜,杨家人夜游时,因与广平公主的随从争道发生了冲突,杨家的奴才居然挥鞭将公主打下马来,驸马程昌裔上去保护,也挨了好几鞭子。杨家的奴才居然连公主都打,可见已骄横到何等地步。所以《旧唐书》曰:“开元已来,豪贵雄盛,无如杨氏之比也。”由此也可以看到,杨贵妃本人在政治上的素质不高,她不懂得像长孙皇后一样劝诫皇帝,不要使自己的亲戚荣宠太过。正是这些外戚们的胡作非为,给杨贵妃后来的悲剧埋下了种子。《红楼梦》中薛宝钗说过一句气话:“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正是说明,杨国忠等人才是真正败坏国家的人。杨贵妃之死,和杨国忠等人干系甚大,假设没有他们,兵变时也不一定非要杀杨贵妃才罢休。

  对待杨家人尚且如此,对杨贵妃本人的娇宠就更不用说了,杨贵妃乘马时,高力士亲为执辔拿鞭,大家不要以为这有什么?高力士身为太监,本来就是侍侯人的嘛。要知道当时高力士地位极高,诸王公主都称高力士为阿翁。一般人别说让他侍侯,想侍侯他都不够资格。女人们都喜欢漂亮衣服,于是宫中专门给杨贵妃织锦刺绣的工匠,就达七百多人,给贵妃雕刻熔造诸般金玉宝器的,又达数百人。不单宫中,外边的地方官们,也争先恐后地巴结贵妃,他们各显神通,召集能工巧匠作"奇器异服",献给杨贵妃,以求得升官。“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远在南国的荔枝,也有办法弄来新鲜的。只要杨贵妃高兴,唐玄宗总会想方设法地满足她,曾经打造过开元盛世的李隆基,现在把心思都花在她这样一个小女人身上,当然哄得她心花怒放,乐不思寿王瑁。

  对于杨贵妃来说,几乎一切都有了,珍瑳美味、华服绫罗、金银珠宝在她的眼中早已经不稀罕。就算是驿马奔驰,不远千里送来的鲜荔枝恐怕也无法让她再有第一次品尝时的惊喜。于是李隆基又有了新花样,不但专宠于她,另外还称呼她为“娘子”,让她称自己为“三郎”,来模拟做一对民间夫妻。这就是所谓的:“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对此《长恨歌传》中说得比较详细:“秋七月,牵牛织女相见之夕,……上(李隆基)凭肩而立,因仰天感牛女事,密相誓心,愿世世为夫妇。”好一个动人的浪漫片断。然而,对于这些,天真无知的杨玉环可能信之不疑,但对于李隆基来说,恐怕只是他让小美人高兴的一种手段罢了。马嵬之变时他的表现,就足以证明,他爱杨贵妃是有的,但更爱的是他自己,还有那至高无上的权力。相比这两样,在他心中的天平上,杨贵妃虽说素有丰满之称,但还是轻飘飘地没有半点份量。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